那个从来不加班的年轻人后来过得怎么样?互动

2018-05-20    来源:汉字头条    编辑:汉字头条
有个朋友,几年前辞掉了工作,自己创业,自从身份和角色转换了之后,经常听他念叨,老板难当。

有个朋友,几年前辞掉了工作,自己创业,自从身份和角色转换了之后,经常听他念叨,老板难当。

其实,我早给他打过预防针了。

过去,老板和员工是纯粹的金钱关系,只要你有钱,总有人给你干活。可现如今,年轻人在择业的时候除了看工资,还得看看你这个公司的企业文化,说得直白点,不仅得赚钱,还得舒服地赚。

这一点我深有体会,前年帮公司去做校园招聘的时候,一提起966的工作制,99%的人都掩饰不住惊讶和惋惜,公司再好,加班我不干。有人说,总有一天,你会知道,没有一份工作,值得8小时以上的工作。

后来,公司为了招人,不得不改了制度,变成灵活工时,你想966,那就给加班费。你想965,你就休双休。这一改不要紧,很快就看出了人与人的差距。

1、那个从来不加班的年轻人

就拿我们部门去年新来的一个应届毕业生来说,妥妥地变成了老板的眼中钉。

这个男孩名校毕业,能力超强,脑子活分,还特别会聊,同事们都喜欢他,每次听老板提起他,都是赞赏,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好苗子。

可没想到,自从周六变成了休息日,你就再也别想找到人,无论提前多长时间通知他加班,都是一句,我家里有事。

整个周末,办公室的人都忙成狗,他潇洒地去吃了大餐、看了电影,成了整个部门生活品质最高的人。

结果可想而知,升职加薪是别想了,老板从不委以重任,各部门一提他就头大,所有的合作都默默地绕开他,最近一年多,公司的大项目不断,却没有一个和他有关。

他经常问我,为什么大家都不重视他,好项目从来不带着他。我只能无可奈何地回答:因为每个项目都不能保证不加班。

他不说话了。

花样年华,谁愿意把大好青春埋没在格子间。

可是,人生里,每一年的意义都不一样。30岁不是另一个20岁,头十年没做的事,后十年可能根本没机会弥补。看看身边那些三十多岁才焦虑的人,多半是二十几岁不努力。

平凡如你我,没有雄厚的家底,没有杰出的天赋,唯一能拼的就是那么一点咬牙坚持和不懈努力,而这些常常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。

的确,有些加班是装模做样,但更多的人是真心诚意地想多学东西,承担更多的责任,给自己博一个出彩的未来。而那些年轻时只想好好生活的人,过着过着,生活就没了。

2、没有一种成功来得容易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加班变成了人们口中的“奴性”。大家都说,加班是最无用的勤奋,它要么说明公司的人员配备不合理,要么说明你的能力欠费。如果是前者,你得赶紧走人。如果是后者,那只能说明你无能。

于是,有人傻傻地听了,换了一家又一家公司,发现没有一个地方新人不用加班。

年初,我辞职的时候,和前老板聊了很久职场生存之道。我从大学毕业就跟着他,到去年,整整八年。分别时,他给了一个让我特别骄傲的评语,过去这八年,够你用到退休了。

是不是真的够,我不知道。但我在他的推荐下,找了一个从不加班又薪资丰厚的好工作。

其实,这一点都是他教我的。他可能已经不记得了,我入职第一天,他跟我说的一句话:30岁前不拼命和30岁还在拼命的人,都是一样失败的。

他就是这样,用10年的勤奋努力换来后半生的屹立不倒。行业里的人一提起他,无不竖起大拇指,再也没有人能让他加班,都是他挑谁来当客户。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,每年不用拼死拼活地干,也能保持高品质的生活。

公司的年轻人经常好奇地问,为什么老板每天打打球、喝喝茶,躺着都能赚钱。每到这时,老人们就会说,你不知道他过去有多苦。

听他的老朋友说,过去他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,别人吃饭聚餐的时候,他在办公室默默地翻过去的旧档案,电话24小时待命,加班加点总是他先上。

年轻时没吃过苦的人,年老了多半会受罪。没有一种成功来得容易,你只是不知道那些优秀的人背后吃了多少苦而已。

今天的苦日子都是为了明天的好日子,懂得这个道理需要点眼光和格局。

3、只有极度认真工作,才能扭转人生

稻盛和夫曾经说:“只有极度认真工作,才能扭转人生。”

他的人生就是这句话最好的印证。

很多人都知道,今天的稻盛和夫是日本的“经营四圣”之一,27岁创办京瓷,52岁创办第二电信,这两家公司都成功闯入世界五百强。78岁接手垮掉的日航,一年反败为胜。

可很少有人知道,他的第一份工作有多苦。

大学毕业,他就来到了濒临倒闭的松风工业。发不出工资是家常便饭。

一起入职的大学生,陆续有人离开,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但是,他却没走。

4、稻盛和夫的回忆

稻盛和夫后来这样回忆道:

随着社会逐步西方化,日本人的劳动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许多日本人把劳动看作一项单纯的苦差事,甚至厌恶劳动,厌恶工作。我原本也不是一个热爱劳动的人,而且我曾经认为,在劳动中要遭受苦难的考验简直是不能接受的事。

孩童时代,父母常用鹿儿岛方言教导我:“年轻时的苦难,出钱也该买。”

我总是反驳说:“苦难?能卖了最好。”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出言不逊的孩子。

通过艰苦的劳动可以磨炼自己的人格,可以修身养性,这样的道德说教,同现在大多数年轻人一样,我也曾不屑一顾。

但是,大学毕业的我,在京都一家濒临破产的企业——松风工业就职以后,年轻人的这种浅薄的想法就被现实彻底地粉碎了。

松风工业是一家制造绝缘瓷瓶的企业,原是在日本行业内颇具代表性的优秀企业之一。但在我入社时早已面目全非,迟发工资是家常便饭,公司已经走到了濒临倒闭的边缘。

业主家族内讧不断,劳资争议不绝。我去附近商店购物时,店主用同情的口吻对我说:“你怎么到这儿来了,待在那样的破企业,老婆也找不到啊!”

因此,我们同期入社的人,一进公司就觉得“这样的公司令人生厌,我们应该有更好的去处”。大家聚到一块儿时就牢骚不断。

1
3